蕭梨羽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蒲公英、向日葵

曾經是誰對我說過那句救贖的話?
曾經是誰在幾番幾番的將我從地獄,從性命垂危解救?
究竟是誰?到底是誰?
無解。
無解。
記憶中明明還有影子,卻怎麼都想不起你的笑顏,你的聲音,你的名字,你的一切。

不應該忘了的,不是嗎?

明明,那就是個無法忘記的人。

回憶的碎片像遭到捶擊的玻璃般碎裂。如水滴,如星晨,如一片完整的過去,如一頁黑不及染的過去。
裂痕的蜘蛛網蔓延開,密佈整面鏡子,最後向著遭到破壞的方向噴濺、灑裂,一如我們當初的夢。
亦如你。

被救贖、救贖誰,相輔相成。
人總是在無意間救贖,或者被救贖。
就算跌跌撞撞,還是找到了方向;
就算曾經迷網,還是有你拉我一把。

難道現在的我,連被以前的那個人救贖的資格都沒有嗎?
難道現在我連機會都沒有嗎?
連愛你的機會都沒有。

因為我已經,忘了你啊。

當時的蒲公英灑落。

※※※

隔天,中也失蹤了。
徹底的失去蹤跡,就像他的出現,都只是眾人的一場夢。
什麼都沒有留下,就像他從不存在。

都忘了,都過去了。
不給眾人留下一丁點的麻煩,全部自身承擔起。

不要……再來找我了。
各位,最熟悉的陌生人。

又一年,太宰治也失蹤了,隔了一年的今天。

好似就像追尋著中也的影子失去行蹤。

※※※※※※※※※※※※※※※※※※※※※

登登登登~!
接下來就是警語了!!( ´▽` )ノ
這篇蒲公英、向日葵其實一開始就被我設定了有兩種結局,可以依照自己想要偏HE,還是偏BD來選擇觀看~

偏HE的篇名是向日葵,偏BD的是蒲公英喔 (。・ω・。)ノ♡
各位讓我拖了這麼久真是萬分抱歉啊啊((土下坐

那麼接下來的時間就給各位了( ´▽` )ノ

※※※※※※※※※※※※※※※※※※※※※

向日葵(五)

「所以他們兩個人都死掉了嗎?好可憐……」
一個女孩子嚶嚶的啜泣了起來。
一頭紅髮搖曳,臉上帶點雀斑,
笑起來一定很可愛吧。

「不要哭啦!!我相信他們一定都沒有死,只是去別的地方生活了而已!!而且這只是一個故事不是嗎?」
白髮身材較高的男孩安撫著那個蹲在地板鼓起的女孩。兩個小孩應該是10、11歲吧。
聽來真是可愛的一對兄妹。

橘髮的青年微微一笑,挽起身旁黑髮青年的手。
兩人慢慢向後走去。
黑髮的他看著身旁那人笑了。眼中只注視著他。

我不會讓你忘記,不管幾次我都會讓你想起我來。

向日葵的花語是,
我的眼中只有你。

※※※※※※※※※※※※※※※※※※※※※

蒲公英(五)

下雪了。
雪花冰冷的溫度落在身上。
街上那人卻也沒撐起傘,只是繼續走著,步行在皚皚白雪的路面上。

今天,是中也三年的忌日。
也三年了。

他打開了那瓶柏圖斯。
那酒就像是兩人的共同秘密。只有雙方才會了解的密碼。

三年前的今天,太宰學會,
原來心,能比肉體上的傷,更痛。

三年了。
卻還是放不下你。
果然還是最討厭矮子了。
總是這麼讓人放不下心。
就算已經離開了,卻還是如此。

「怎麼連你,都比我早成功逃脫,
這個名為現實的牢籠了呢?」

入口的柏圖斯,好似有些血一般的鐵鏽味。

以蒲公英來說啊,
我的眼裡,永遠只有你。

明明不是蒲公英凋謝的季節,
卻見到了落下的蒲公英花。


蒲公英、向日葵在這裡全部結束了!!!
還是希望各位給點建議,地方的小小文手中也廚需要交流( ´▽` )ノ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蒲公英(四)

失去視力沒什麼大不了的。
頂多,看不到罷了。眼不見為凈。

張開了眼,卻像是沒睜開似。
被一片無際的暗影吞沒。

黑暗之中,好似有個人影存在,
又像是不存在般。
他朝著自己伸出手。

伸長了手臂,然而什麼都撈不到,
什麼都得不到。

無聲無息。
那個人影轉過身,撇頭離開。

「……!!」

張開口,卻沒有任何話語從口中吐出。
只是空洞的張開嘴,伸長了的手再度向前抓取,

只捉住一手掌心的空虛。
※※※
5/8

給了中也生命的,是港口黑幫;毀了的,依舊也是港口黑幫。

日復一日,看不到的依舊看不到。
想不起的,
依舊還是埋藏記憶深處。

今天有兩個人探訪。紅葉大姐卻剛好不在,只好由我自己應付。
男人說他是位醫師,
身旁好像還帶著個小女孩。

名字很熟悉,卻想不起他是誰。
小女孩在一旁只是靜靜的聽著。
他人城府很深,交談間也不清楚他真正的來意。
說話都得特別小心,
總覺得,好像認識、熟識的某位人物。

到底是誰?

他說,他叫森歐外。

5/9
對上雙眼時,紅葉愣住了。
那雙眼分明是不解,是遺忘。
就算那雙湛藍如潮水般的眼睛,已經失去功能,他仍然知道。

自己帶出的,怎麼可能不知道。
逝去的,已成追憶。

中也望著那名女性的方向。
雖然看不到,但他知道,她就在那裡。

女子很難過,因為自己。
丟了視力的好處,只有能夠準確的猜出週遭他人的想法。
如果這樣真的值得。

沒有預期之中女人難過的哀傷難過,低聲啜泣,她只是慢慢步向自己。

蒲公英,是回不了的過去。
※※※
「中也君,加入港口黑幫吧。」
「中也君。」
中也君!
中也君--
中原中也。

記憶中曾是誰這樣對自己。
一聲一聲。

是黑幫賦予他生命的意義。
是黑幫教導了他生存的方式。
是黑幫毀了他的生命。
是黑幫讓自己遇見了他,那個絕對不能忘了的他。

不能忘了,誰?

女子輕輕的抱著自己的身子。
和服的下擺擦過衣物。
輕柔的抱住,像對待自己的親身骨肉。
暖暖的,如細流流入心坎。

明明就不必對自己那麼好。
明明就不認識。
明明就,被遺忘。
卻推不開。

手下意識的撫上女子的髮絲。
如果童年的自己,能遇到這麼對待自己,
這麼善待自己,就像姐姐一樣的對待,

或許今天就不一樣了吧。

夜色中,黑色的人影出現再床邊,再一次的出現。
只是他已經遺忘。

琥珀色的眼眸很漂亮,卻沉澱著痛苦哀傷。
你這是何苦呢。
我沒資格, 我擅自遺忘了啊。

我失格了啊。

他只是眼神哀傷的望著自己。

鹹苦的,嘴邊像是嚐到淚水。

被遺忘捨棄的和服身影,
被記憶抹殺的嫣紅紙傘,
他黑髮,琥珀色的眼眸,
那曾是自己以為的全世界。

蒲公英的花語,
Can not return  to the past with love.

那曾是我所以為的全世界。


下一篇的蒲公英、向日葵晚點就可以放上來了(≧∇≦)!!
不過在這邊提醒各位,下一篇的形式將與以往的形式不同,希望各位能夠再最後給點意見或者評語 (◐∇◐*)

五篇當中最短的一篇 _(:3∠∟)_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首先,芥芥生日快樂(≧∇≦)!!
昨天大家都在幫芥川寫賀文,不合群的我去在生雙黑的刀 _(:3∠∟)_

芥川生日快樂喔 (ºωº )(這什麼臉啊你

蒲公英(三)

「……你問這個有什麼好處?」
湛藍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眼神像是能夠穿透他人的心思。
銳利的像把刀子。
朱唇輕啟,他依舊還是說出來深埋心中的答案。

「我希望他們怕我,畏懼我。」
而不是懼怕我的能力。

像是詛咒般,一直跟在自己身上。
丟不棄,甩不開,像夢魘般的異能力。
這簡直就是個惡夢。

女子聽聞中也的話語,淡淡的笑了。
「你要不要加入……?」

「蛤?加入什麼?聽不清楚。」

「加入……」

「什麼…!!怎麼回事……!!」

那人的聲音漸漸消逝在虛無之中,就連身影也豪無預警的,如煙硝般散去。
眼前的畫面模糊不清。
如煙如幻夢,如雪如雲煙。
一層一層的將回憶包裹,層層的看不清。
看不清面貌,看不清事實,
看不清過去。

分不出是淚,還是遺忘。
※※※
中也君加入黑幫已經是一年前的過去了。
當初推薦中也君加入的是妾身。給首領引薦的也是妾身。

可是,妾身這樣,真的沒做錯嗎?

熊熊的烈火燃燒著,灼熱的燃燒。
火光四處竄起,照的滿夜夜空如白晝般明亮。
這是兩人第一次被合稱做「雙黑」的那天。

卻不是那般光明的景象,像是地獄的火光刀山。業火燃燒著,燒的片地不留活口。嬌小的橘髮身影一瞥,在火光中縱橫。
對手已經死亡,就靠他們兩人殲滅整個組織。

然而,他卻沒有停止的跡象。

恣意的使用異能,在對方的領地大鬧特鬧,臉上掛著瘋狂神色的笑容。
眼角,嘴角汨汨的滲出鮮血,他只是不間斷的舉起手,投下一顆一顆的重力子。

這份模樣在外人眼裡就像惡魔,末世的惡魔撒旦。

「太宰君!!你還在做什麼!!快幫中也君解除異能啊!!不然這樣下去……!!」

兩人第一次遇見,日日夜夜相處,
成為雙黑,再到最後;
最後那麼深的羈絆。
妾身以為,不是那般輕易消逝的,
是吧?
※※※
有人進病房了。聽說話的腔調,
好像是之前那個金髮眼鏡的男人。

「……不是叫你不要再出現了嗎?
給我滾。馬上。」

「看來我被明顯的討厭了呢。
紅葉小姐,這個麻煩你幫我放進花瓶中,失禮了。」
他輕笑出聲。在中也耳裡聽來,
都只是矯情做作罷了。

男人的皮鞋聲與地面敲擊發出聲響,在門邊呀然停止。

「中也君,希望我跟你之前說過的話,
你自己能提早認清。」

「……嘖。」
紅葉追上前打開了剛被掩上的門。
卻不見什麼人影,只見一地的向日葵花瓣。

※※※
中也的手微微顫抖著,落在本子上的字體已不如以往的工整娟秀。
只是凌亂的,像是將思念、心思全數攪和,無法分開。
湛藍色的,以往看來波瀾萬丈的雙眸,
已然失去了原有的生氣。
只是一片死海般的無機質與空洞。

血塊連帶影響到其他器官功能了。
不只記憶。

海藍色的眼珠子直直盯著眼前,
但這個世界,
卻是黑的。毫無光亮,
毫無光景。

只是一片壓迫的黑暗席捲。

5/7
上次寫日記,好像又是一星期前的事了。
那個向日葵男又出現了。
不可能像他說的一樣吧。

我想見你,你這混帳去哪裡了。
怎麼都沒有再出現。

我想見你啊,太宰。
就算我的眼睛已經看不到了。

我還是想見你啊,
趁著我還記得你的時候。

凌亂的字跡,是那人聲聲的無助呼喚。

這裡是蒲公英的(三)!!
依然希望各位朋友能給個評 (≧∇≦)//♡

背後

最近都在寫雙黑同人文,想追換一下心情O(∩_∩)O

#渣文筆
#自創角

小時候好像都有這麼一個說法。
晚上出門時,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無論如何都不能回頭喔!
…貌似是這麼說的,只是這些無非都是怪力亂神而已。畢竟現在可是科學的時代。
自己是這麼確信的。原本是。

今天夜晚的溫度非常低,走在空無一人的街上更感淒涼。尤其平常很多人煙的街上突然少了那麼多,就算再冷也總該有人出現阿…
「…還是趕快回家好了。」

…等等…
等等…等等我…
一個細若蠅蚊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像是身受重傷的呻吟又像是苟延殘喘著。
回過頭,卻什麼人影都沒有見著。
在這裡…這裡…
「到底是誰!!這樣說話很好玩嗎!!」從自己嘴裡吐出的聲音,竟微微顫抖著。

「…姐姐,你在找我嗎?」朝著聲音的源頭轉過去,自己的前方居然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女孩。他天真的微笑著,但望向自己的眼神當中盡是污濁。空洞的眼神像是毫無靈魂,被世間的所有黑暗污染。
「既然姐姐找到我了,就陪我玩一下嘛。」
她伸出雙手想觸碰自己的衣擺,然而因為這個伸手的動作,使得她的手從手指節的關節,一段、一段掉落地面,延伸到手腕,手臂,臉上笑開的他,嘴角扯到了耳際。就算如此,他臉上的表情卻顯得十分陶醉。
就像一個壞掉,受到詛咒的娃娃。美麗但不祥的娃娃。

「不要、不要過來!!你走開!!走開!!」
「不要趕我走啦…好不容易…有人可以陪我玩遊戲的…嘻嘻,姐姐,我們來玩遊戲吧?」

夜深人靜,走在街上不要回頭。千萬不要回頭。
回過頭會遇到什麼,誰都難說。因為這就是我的親身經歷。
夜深了,我慢慢地走在街上。
雨、滴滴答答…流下來啦、
雨…嘩啦嘩啦、停不了啦…
輕輕哼著民謠,從自己破碎的口中吐出,不成句子的,不只自己的歌聲,還有身體關節,好像一節一節的掉下來了。
雨滴滴答答…
雨滴滴答答、
滴滴答答…

吶,你的背後,是什麼呢?

《文豪野犬》養成良好寵物需要耐心指導-4


#車,慎入(後方注意)
#慶祝劇場版開個車
#日更確定
#雙黑向
#繁體字注意

一開始就是高能了,請注意。∇°)/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79636105864908&id=100014555594177
連結在此!!

然後這是養成良好寵物需要耐心指導的最後一章,謝謝各位之前的支持>\\\\\\

《文豪野犬》養成良好寵物需要耐心指導-3

這次是養成良好寵物需要耐心指導的-3~
只能用這種方式呈現真的對不起各位_(:з」∠)_((土下埋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79188482576337&id=100014555594177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二)蒲公英

門被輕推開來。
醫院濃厚的藥水味侵蝕著病房內的空氣。床上那頭的人輕輕皺起眉,似乎極為厭惡這種味道。他撇過頭,望向門邊的始作俑者。

一襲黑色衣著的他站在門邊,下半身看似穿了件小洋裙,黑色髮絲垂下的鬢角卻是純白。

然而,中也在意的不是那些點。
這個男人很危險。因為他也有異能。

「……中原前輩?」
——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
心如亂麻般,卻沒有得出任何的結論。

男子掩住嘴輕聲咳嗽著。貌似好像有聽過這種像是肺癆的咳法,可是就是想不起他,以及他的一切。
你是誰?

「芥川前輩?」

門把再度被轉開,樋口走了進來。他看向那個男人的眼神,好像自己認識似。
好像我自己,也認識那個人一樣。

是怎麼回事?
該不會已經開始了吧。
開始了忘記一切的惡夢輪迴。

思緒一如棉絮飄下,
卻重重的打在中也心坎。
※※※
夜已深。但床上那人卻不成眠。
今天下屬們的臉色頭有些怪異,有些擔心卻又欲言又止的。

夜色下的月光一樣灑下,然而不像以往那般光亮,
應該說,像是床邊有個人影似的……

一個身影輕巧的翻身跳入房內,一頭捲翹的黑髮,以及纏了滿身的繃帶。

「......太宰治?!」

為什麼他在這裡?
從窗戶進來?沒有搞錯吧這裡是9樓欸!!

「你覺得有什麼事情是我太宰治無法辦到的嗎?
我可是受到偵探社上下萬眾敬仰的男人。」
他露出自信的笑容,魅惑的桃花眼微微瞇起一笑。

「如果可以因為這種原因被矮子忘掉也很不錯阿——
這樣就不會有人打擾我去找美女殉情了。」

太宰剛下飛機,從外地的歸來。
雖然知道自己來也沒有甚麼用處,中也在醫院很安全,有大姐跟黑幫的下屬照顧著。
然而他還是來了。循著中也的腳步。

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被打擊的吧?
畢竟你可是中也阿。
你給我好好支持著阿,內八大小姐。

「……哼,是嗎?」一反常態的,自己沒有回嗆任何言語,只是淡然的回覆了這句。

畢竟,他說的也沒錯。自己遲早會忘了的。
如果是這樣,那忘記反而還比較乾脆。

「太宰,我總算懂了。」
懂了人追求死亡的原因。
人出世,就在追趕著那必定到來的結束。

「……你好好休息。我會再找時間來看你。」
果然還是不想從你口中聽到這麼不符合你的話語。
若當陽光開始黯淡,世界會怎樣?

你不準比我早成功一步踏向幸福的彼岸。
……不要死啊,蛞蝓。
※※※

在不知不覺間,我才發現自己真正的想法。
無意間,原來早已愛上你。
淡淡的、微弱的,總是被自己下意識無視掉的那份心情。

原來我早已無法自拔,你說你不會忘了我。

I will not forget you.In my lifetime.
Even forget, I will be over and over again to remember you to come.

蒲公英的花瓣輕輕飄落,飄到中也的手上。細軟的,如同心思般落在掌中。
愁緒剪不盡,理還亂。
蒲公英的花語,停留不了的愛。

早晨,就看到桌上擺著這麼一張字條,只簡短的寫了幾個字,可是卻刻上了中也腦海,刻上了心。

我不會忘了你。
凌亂但不失美感的字跡,有點隨便但卻很美。
就如同他的人。

不管你忘記我幾次,我都會讓你一次一次的再度把我記起。
就算,已經不是原本的印象,
已經不是原本的你。
※※※
「……你好?中原中也。」

「你是誰?」
是個女人。應該不是來找碴的。
至少看起來不像,瘦弱的身子一點肌肉都沒有。

只是他怎麼都沒有料到,女子會從身上抽出一把長刀,緩緩拉開的刀鞘透出底下閃爍的利刃精光。

「怎麼了?那麼驚訝嗎?中也。
你也知道這種能力不是嗎?」
女子微微掩住嘴輕笑。

異能力。
那個女子跟自己一樣,都有著異能力。小時候有一次不小心發揮技能,被當成怪物看待的過去。
他已經不想再度體驗了。
他下意識的迴避著女子。

「……真是的,看來我被討厭了呢。
沒關係的,反正首領也說了,時機還未成熟。

吶中也,你現在的願望,是什麼呢?」

蒲公英的(二)!!!還請多多指教!!!!><

《文豪野犬》養成良好寵物需要耐心指導-2

第二篇被官方認定有不雅字眼了QWQ
所以應該二,三,四會以這種放連結的方式呈現
對各位十分抱歉_(´ཀ`」 ∠)_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78184546010064&id=100014555594177

《文豪野犬》養成良好寵物需要耐心指導-1


#車,慎入(後方注意)
#慶祝劇場版開個車
#日更確定
#雙黑向
#繁體字注意

太宰曾經養過一隻貓。
一隻桀驁不馴、完全不親人的貓。
但太宰還是把牠當作朋友,即使那橘色的貓只是偶爾冷冷地望著他。
只是,那貓卻在一天無預警的離開了。
毫無聲息的離開了太宰的住處。
※※※
「……哈……哈……」中也躺臥在血泊之中。
豔麗的橘染上一抹猩紅。
昏迷過去的他被太宰抱回家中,細心的照料。

然而,那人卻躲著他。明顯的就是避著太宰治。
一直都只是以冷冷的,帶著滿滿警惕的眼神看著。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太宰和橘色的他,沒有任何交集。

「你……到底是誰……?」
「我是太宰治阿。中也你腦袋不是很好對不對?」
太宰溫柔的笑,但嘴裡吐出的話語卻令中也額冒青筋。
「誰跟你腦袋不好了混帳!!」中也怒罵。
但此時他並沒有注意到,
太宰「正確」的,「確實」的叫出了中也的名字。
太宰傾身,將眼前這個身子壓在身下。
中也劇烈的顫抖一下。
「吶,也不需要…這麼緊張吧?
還是…你害怕我發現什麼呢…?」
太宰素來以「從對方口中得出自己想要的答案」自負。
這次當然也不意外。
「……誰……誰跟你在害怕!」嘴上這麼說著,但中也心裡強烈的跳動。
不可能……已經被發現了嗎……?

這裡等待劇場版中!!(๑و•̀ω•́)و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一)蒲公英

忘記不是病,但犯起來還真要人命。

4/29
我的誕生日。
黑幫之前的身體檢查報告出來了。醫生告知我得了罕見疾病,疾病目前還沒找到醫療方式,副作用是會漸漸忘記一些事情。

我到最後還會記得什麼呢?
世界的盡頭是什麼?真的是你所追求的嗎?

花語……你聽過的吧?
※※※
「太宰先生,您好。
我是中原先生的下屬,我叫立原道造。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希望您能回來黑幫一趟,
中原先生……出事了。」

忘記不是病,但犯起來還真要命。

當你會漸漸開始忘記周遭的事,從小事、再後來,你可能連親朋好友都會忘記。
希望你能做好心理準備。這病,治不好的。

忘了一切,會不會比較好?
忘了港口的任務,忘了過去的日子,忘了殺戮的生活。
包括,忘了你。

死白色的醫院牆面,充斥著醫療藥品所溢發的味道。迴盪著某人敲擊地面的皮鞋聲,冷默單調的腳步,就如醫法般。無法動搖且毫無轉圜餘地、不容拒絕的死寂。
病榻上,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坐挺著身子振筆疾書,搖晃著肩。垂散著如夕陽色調般豔亮的橘色髮絲一顫一顫。

中也寫著日記。自從上星期聽了主治醫師的話住進醫院之後,他就決定開始寫日記。不是為了記錄每天的生活,而是希望藉由這種方式讓自己記得什麼。
就算他自己很清楚,清楚這樣的行為,只是苟延殘喘而已。
聽紅葉大姐說,自己昨天忘了一個熟識的下屬。
可是中也自身終究還是想不起來,到底忘了誰。

「——中也君。」

「……是紅葉大姐嗎?」
不敢確定。畢竟自己已經漸漸開始忘記一些人事物了。如果現在忘了的,變成對自己有恩的紅葉大姐……

「中也不必多慮,妾身的確是紅葉。」她優雅的放下紙傘,走到中也床邊。

「妾身帶了個人想給你認識認識。
太宰君,進來吧。」

「……太宰?!」
然而走進的,卻不是自己所驚訝的那個太宰。
不是一頭黑色亂髮,繃帶滿布,開口閉口自殺言論的太宰。
而是一位金髮,帶著斯文眼鏡的高挑男子。

不得不說,有些落寞。
明明就是那麼令人討厭的青花魚。

「中也君,我已經把狀況都跟他說了。請你誠實以報喲,妾身先行離開了。」
紅葉大姐掩上門,獨留中也跟金髮男子共處一室。
※※※
那是剛到橫濱的事了。

「你們看,他的眼睛是藍色的欸!!藍眼睛的外星人!」
「哈哈,怎麼連頭髮顏色都那麼奇怪啊,居然還染成橘色!!」
一群較為高大的學生包圍著一個身高較矮的嬌小男孩。

不必跟他們計較。
跟比自己弱小的人計較只是浪費我的時間。
看起來像是國中生。應該是猜我年紀比他們小所以來欺負我是吧?
藉由欺負比自己弱小的人得到自信,真是可悲。

「欸,幹嘛都不說話啊,矮子。」
……矮子?
橘髮男孩的臉頰小幅的抽動了一下。他垂下頭,想讓自己冷靜一點。
「他都不說話喔?該不會是啞巴吧?
沒品味的鄉下人就滾回鄉下啦!不要來都市丟人現眼。」
……沒品味?

「真的是啞巴蛞蝓欸!都不回話有夠無聊。」
蛞蝓?

「……你們信不信老子一個人就可以把你們全部解決?而且不用一分鐘。」
他掄起袖口,露出手臂上不合年齡,白皙結實的肌肉。抬起頭的臉蛋上扯出一抹殘暴的笑容。

果然最後不出中也所料,三兩下就解決了那群屁孩國中生。
嘖,我國中時也沒有那麼爛的體能吧。雖然現在大概也才高中。如果以年齡換算的話。
雖然這麼說,但其實我自己根本沒有上過學的經驗。
中也的臉蛋染上一層淡淡的憂鬱。
沒有做過什麼正經事的過去讓他有點鬱悶。眉梢微微皺起,攏起好看的眉眼。
打架,打架,還是打架的兒時記憶,讓他毅然決然來到了都市,想找份工作安頓下來。

反正自己在故鄉,沒有親人,沒有朋友。

自己也覺得不屑去與人用心打交道。人性思考什麼的最麻煩了,陰險的緊,最後到頭來受傷的都是自己。

突然,後方轉角傳來一聲細細地笑聲。輕微的笑,像是掩起嘴般。

「……是誰!」他轉過頭,警戒的說道。只是出現的人卻讓他驚訝。

那是一個裝扮有如古代日本女子般,一身櫻色和服,紅髮用簪子高高盤起。半掩面容的紅傘慢慢闔起,露出女子的容貌。

「……你好?中原中也。」她抿起唇淡淡一笑。

第一次挑戰長篇的文啊啊啊……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渣文筆真是抱歉了((土下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