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文豪野犬》彼岸花

#ooc有
#利刃慎入qwq
#角色死亡有
#繁體字注意
對不起qwqqwq可是就是心血來潮想寫刀…
請各位慢慢享用((被揍飛

「任務…首領,還請您好好想清楚。」
「沒辦法,我也是出於無奈啊中也君。目前對黑幫最大的阻礙就是他了。」
「可是…」
「怎麼了中也君?你願意接下這個任務嗎?
還是,你想拒絕呢?」首領只是笑著瞇起眼,就像平常那副溫文儒雅的模樣。
然而,已經不一樣了。
「…沒有,首領。」
中也脫下帽子,微微彎身行禮。

「阿,是你阿。怎麼會突然出現呢?
難怪我今天一直有一個異樣的感覺啊。
你,是來做什麼的呢?」他微笑,望向步步前進的中也。
然而中也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向前邁進。

「吶,中也。你是不是太矮了點啊。」
「少囉嗦阿混帳東西!!」
「明明對其他人都還可以好好交談的,為什麼每次都只有我會被中也叫混帳阿?我好難過哦。中也?」

「吶,你不要把自己壓太累了。你把太多事情攬在身上了。」
「…我…我才沒…!!」
「你不要太高估自己了,你沒有那麼偉大,可以做到那麼多大家都做不到的事,這種道理你是知道的吧。你不要再自責了。」

「吶,小矮子。」
「中也。」
「蛞蝓小矮子?」
「中原中也。」
一些無意義的東西浮上腦海。明明就只是一些無聊的小事。沒有任何意義,沒有任何關聯的回憶,一個一個閃過。
但這些回憶中,沒有改變的,就是他一直出現,
出現在自己眼中的笑容。
中也默默上前,替他拿下了那條項鍊。
就像摘下,他那份無意義的堅持。
明明在哪一方對你都一樣,不是嗎?
明明就一直說著,卻沒有一次成功。你其實是希望有人可以出現反駁你的想法吧。
明明就,懷抱著希望阿。
他握緊手中的項鍊,傳來的微微的熱度,顯示原先主人的溫度,剛死不久的他倒在地上。
平常應該是要先踢碎下顎,然後在從傷口處開槍的。
可是自己下不了手。
只是在他面前開了槍。
看著他倒下瞬間那抹放下一切的笑容。
「…最後…的最後…是中也…真是太…好了…」手軟軟垂下,中也抱緊懷中那個人。懷中的他還有溫度,但卻慢慢消散。

「首領。」
「阿,中也君,你回來了。任務完成了嗎?」
「嗯。」中也默默掏出槍。是剛剛那把,
自己親手解決掉太宰的那把槍。
染上了些微太宰的血跡。
他將槍,對準自己的腦部。

「謝謝首領一直以來的栽培。
再見了。」
槍聲大作,猩紅噴濺而出,染紅了一整面的白牆。
就像美麗的,令人心醉的,
悲哀的彼岸花。

完蛋這篇好像走向奇怪的有點嚴重w
刀双黑嗚嗚嗚嗚qwq
之後可能還會繼續衝刀文敬請期待!((沒有人期待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