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文豪野犬》純白的

#對不起是甜文
#ooc注意
#中也女裝注意((腦洞大開w
#衝日一更!!((高舉拳頭
#繁體字注意

那是小時候的事了。
「…我們大家我們來演話劇吧!」某天首領像是突發奇想似的說出這種驚人之語。
而且演的還是白雪公主。
可是黑幫都沒有女孩子呢…怎麼辦呢?
「中也君,由你勝任白雪公主可以嗎?」首領看著中也微笑。
「可是…中也君是男生欸?」太宰眨著靈動的大眼說道。
…好像以前的太宰還沒有那麼欠揍。
「沒關係中也很適合的喔!
就拜託你啦,中也君。」之後就不負責任的丟著我們自己離開了。
「…是鬧我的吧…」看著兒時的自己,我微微揚起嘴角。

是夢。
中原中也睜開雙眼,剛剛的…是夢吧。
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呢。
有多久…沒有聽到那個混帳的聲音了…?
中也從辦公桌上爬起,卻在對面的櫥窗內看到一樣東西。
一個東西吸引了目光的東西。他緩步走到櫥窗前。
明明自己平常對這種女人的東西是完全不屑一顧的。
那是一件婚紗,純白的婚紗,不帶過多華麗的配件,顯示出它的高雅。
看著那件婚紗,腦海好像會浮現出什麼…久遠的回憶…,好像,會跟記憶中的…什麼連結起來…。
「…中也先生。」
中也聞言,轉過身,一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啊啊,是芥川阿。怎麼了?」
「…太宰先生有事找您。」

年幼的中也穿上戲服。其實老實說,他對演戲沒有太大的興趣。但在面對太宰那對純真無邪,眼中閃爍著渴望精光的雙眼,他就拒絕不了。
至於首領則是在最後像是燃起興趣似,還特別找了個地點,讓他們進行公開的演出。

到故事前半段,都還是正常的「白雪公主」,可是到了一個橋段之後,卻像是有人私心改變了劇本以奇怪的方向走偏。
「我們的白雪公主阿白雪公主沉睡了
需要一個王子真誠的吻才能醒來
王子阿王子你什麼時後才會出現呢?」
按照順序,現在應該是太宰出現的時機了。
「美麗嬌弱的公主阿,
我將帶領妳從沉睡不醒的世界帶離。
請接受我的…」

「等等!!!」一個小矮人舉起了右手的手機。
「公主需要的是真誠的求婚才能醒來!!」
可是這時的太宰早已已經吻了公主的額。按照劇本是這樣的。但中也卻因為那個吻,反射性的彈了起來,緊張羞澀的潮紅染上了臉頰。
但中也還是意識到自己正在演出,雙眼依舊禁閉。
坐起身的中也,太宰看到了。
擋住臉龐的薄紗,微微的透出中也年幼但姣好的容貌,再一層薄紗之後,更帶出了一種朦朧的美感。露出的香肩,將中也的臉襯托更加的緋紅。
這裡是高潮戲的開始。
太宰被眼前的中也迷住了。明明排演時完全不想穿上這套服裝,結果一穿…卻驚為天人。
他單膝下跪。

「喲!小矮子很久不見阿!」
「…死青花魚你又想做什麼?」中也一見到太宰劈頭就問。
「…只是想帶中也去個地方。」太宰微微勾起嘴角,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旋即走出咖啡廳的大門。
中也雖然好奇著地點,但此時有件事情更讓他感到不解。
…混蛋他都不需要付錢的嗎?

太宰停止了步伐。
這裡是間莊嚴的教堂。推開了教堂大門,一切好像都很熟悉,卻又想不起來是在哪裡曾經見過。
「如何?中也有印象嗎?」
「…模模糊糊的。」太宰微笑,他牽起中也的手向更內部走去。裡頭是一個巨大的表演廳,舞台的陳設,好像似曾相識…
「那麼、這裡呢?」太宰牽起中也的手,單膝下跪。
突然間,兒時記憶湧上,那個破碎片段連結形成一個完整的記憶。
對啊,為什麼我會忘記呢?

明明就已經夢到了。
此時太宰抱了兩件服飾走來。其中有一件婚紗,就跟中也之前在櫥窗看到的那件。
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兩人都默默的換上了當時的衣服。不知為何,中也竟然沒有想要揍死太宰的衝動。
「美麗的公主、嬌貴的公主。
是否願意,與我殉情呢?」太宰的話和從前的記憶重回。
就算和當時的台詞不一樣,太宰就還是太宰。
他單膝跪在自己身前,手執起中也的纖纖素手。

「中也,嫁給我吧。」

最後到底如何~?中也當然是一拳揍過去了XD
只不過卻是因為害羞ww好可愛//////

還請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