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文豪野犬》玩火的後果是…?

#太中
#灑糖注意
#這裡總算是放寒假考完了qwq
#繁體字注意

中也拿起大衣,步出了廢棄的工廠。
今天的被指派的任務是解決一名對組織未來有阻礙的異能者。

「雖然說是不會至人於死的能力,但後續也是十分麻煩的能力阿。中也君,自己注意一下。」
首領認真的說著。

「…這個能力…老實說根本看不出來阿!!
他明明從頭到尾都沒有使用異能!!」
中也憤憤的說著,他以為這次的任務可以有趣一點,至少可以排解一些壓力的。
可是他不知道,在幾分鐘後的自己,
將會開始後悔自己現在的言論。

這是第一次覺得走在路上這麼難熬。
平常路人們對自己周圍的氛圍都會卻步,但今天卻一個接著一個的一再回頭,
好像自己是什麼珍奇異獸似的。
中也不禁怨恨起接下這個任務的自己。

突然,一塊布料掩蓋住了自己的視線。
世界變得一片黑暗。他撞上了一個溫暖的物體。

「呦!小矮子…等等,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太宰忍住笑意強裝平靜,但嘴角抽搐著。

報告中指出,這名男子最有可能出沒的地方。
「這裡吧。」
中也高跟鞋的聲音,迴響在整個廢棄工廠之中。空氣中彌漫著煤油陳腐的味道。

「…嘖。」
就是他嗎。
眼前出現一名身著猩紅長袍的男子。不過身材十分瘦削,掩蓋的目光下只露出一雙疲憊的眼神。
中也急驅向男子,一下子縮短的距離,另那個目標驚愕的愣在原處。
中也一把抓住男人的脖子。
 
「重力操縱」

男人的血液噴濺,腥臭味蔓延開來。
「…呿。」中也看著一下子就被自己解決的男人,手一撈,拿起大衣轉身就走。

「血液腐蝕」…居然還真的是這麼麻煩的能力。
尤其是在後續處理的部分。
太宰望著眼前的中也。
身上還可以稱作完好的衣物只剩下那件大衣,但被血液噴濺過後,一片一片的腐蝕開來,顯露出底下的西裝。
小背心整件破爛,不能穿所以中也早早就將他丟了。裡面的襯衣也遭受一樣的狀況。可是由於好像只會腐蝕衣服,中也露出大片春光。白皙精壯的胸膛就這麼顯示在眾人面前;再加上長褲已經被腐爛的剩下短褲,甚至可以說是熱褲的長度,露出裡面的一雙美腿。大衣這樣披在肩上,總覺得這樣的中也…十分引人犯罪阿。太宰呢喃著這樣的話,然而中也現下只剩羞恥感,充耳不聞太宰所說的話。

「…混帳。你是要看到什麼時後…!」
「小矮子這個樣子太稀奇了啊。可惜手邊沒有相機可以拍起來。」
「你…!!」
「…算了,中也你先穿上那件吧。」

原來方才擋住自己視線的,就是太宰平常身穿的那件駝色大衣。
「混蛋!!誰需要你…!」
「哦?那我就拿回來囉?不過我可不希望被當成跟一個暴露狂走在路上呢。」

太宰看準了現在他不可能放開這件唯一可以遮蔽朣體的衣物,開始捉弄中也。

「…可惡…。」
中也只好默默穿上那件過大的大衣。衣服上還傳來陣陣溫暖。顯示太宰先前才剛穿著這件衣服。
他嗅了嗅,那是屬於太宰治的味道。
還殘留著太宰身上的餘溫。這樣根本就像…是被太宰抱著…

「混蛋!!!我是在想甚麼啊啊!!」
中也一掌拍上自己臉頰。卻發現自己已經因為太宰的言行舉止以及自己的想法而雙頰緋紅,紅的發燙的擴散到了耳根。
太宰莞爾,回眸看著這樣的中也。琥珀色的眸子染上一抹淡淡的情愫,還有隱含之中的情慾。
然而,中也沒有發現。

「啊啊,小矮子走好慢。」

「喂喂!!!等等…!!混帳!!放我下來!!」

太宰一個橫手,將中也一把抱起,抱在懷中走著。中也扭動身子,帶著手套的手一掌一掌的拍打在太宰身上,但力道卻輕的像是嬌嗔。
他將頭輕靠在中也肩上,吐出的氣息全吹在中也纖細的脖頸。
身上的大衣是太宰的,就連現在抱著自己的也是太宰…中也放棄了掙扎,他將紅透的臉埋入太宰肩上,任由他輕柔的捲弄著自己的橘色髮絲。

可是中也卻也沒有回到據點。
他被太宰一把抱進先前合租的公寓大廈。
門一關,他就被太宰堵在牆角。

「中也…挑逗人之後,你應該知道會怎樣的吧…?」
太宰吐著熱氣,手指捲弄著中也柔軟的髮絲。
「…這樣玩火…
我就讓你一個月下不了床喔。」
他溫柔的微笑,但眼中的慾望與口中吐出的話語都使得中也背脊發涼。
「敢這樣玩火…就要敢承擔後果哦…?」

各位大家好…嗚嗚嗚嗚總算是迎來了我的寒假阿啊啊!!QWQQWQ
雖然之後還有補考…((虛脫
祝各位如果跟我一樣苦逼的一起加油!!qwq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