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名偵探柯南》十年的波本威士忌

#刀
#名偵探柯南 赤安向
#繁體字注意
#ooc有,私設有
求個赤安推的小夥伴吧……赤安是非常優秀的一對啊啊啊\\\\\\\((掩面

赤井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了。
最近的他都在忙著FBI外派的任務,完全沒有半點消息。雖然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可是……
就是有些忐忑不安。像是什麼事情正要發生似的。

「……他可是赤井秀一呢。
唯一一個只有我才能殺的了的人。」
降谷零,又名安室透的男子嘴角微微上揚,手指下意識的摸著纖指上的,那枚戒指。
※※※
「……Bourbon.」

「有什麼事嗎?FBI。」赤井的喃喃自語終究還是沒有逃過安室的耳朵。磁性的嗓音底下透出微微的情緒。有些不安的情緒。
赤井平常不可能這樣的。
安室習慣性的又皺起眉。不同於以往的,
這次自己並沒有表示什麼。
赤井將自己的肩拉過,溫熱的雙瓣交疊。舌頭向內探索,刮搔著安室的口壁,炙熱的氣息在對方的口中交纏。漸漸缺氧的腦袋昏昏沉沉,只能無助的抓緊他身上的黑色外衣,抱緊著赤井像是要將自己與他的身子融合。
直到他放開了安室的雙唇,再到他離開家門,
赤井都一言不發。沒有說出任何一句話,口齒間還殘留著赤井平常愛用的菸品味道。
然而,卻一句話都吐不出口。

方才的吻,竟然比較像是道別。
※※※
赤井果然是去了FBI的任務。整整一個月毫無音訊。
到底去了哪裡了,難道你又要跟那個時候一樣了嗎?
赤井秀一。
酒杯一飲而盡,瓶內的波本都已經幾乎見底,然而醉意卻掩蓋不過心裡的不安。

第一個月了,赤井還沒回來。
慢慢等他回來吧。

第二個月,赤井依舊還沒回來。
應該只是比較忙而已,之前出任務最久的那次,
我可是等了快一年呢。

第三個月,FBI還是沒有回來,也沒有消息。
任務......應該很累吧。組織又有動作了,不過你不會有事的,對吧。

第四個月,還是沒有消息。
可能這次的任務,比較危險吧。

第五、六、七個月,你還是沒有回來。
好歹……也打通電話吧。打給波洛留話也行啊……

第八個月。
赤井,你在哪?

第九個月了。我還在等你。

第十,或者十一個月。
我等多久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還沒回來。

一年了,你一通電話也沒有回來。
沒有人見到過你,就連你的同事也都沒有問到消息。
你究竟去了哪裡?

一年半,第一次從別人耳裡聽到你的名字。

赤井秀一,卻是要我去領取遺物。一定又是那個偵探小子的主意吧。
安室輕笑出聲,但到了現場,卻連話都說不出口。
赤井的身子平躺在醫院病床上,平常不離身的毛帽第一次脫下,露出底下的髮絲。
軟軟的一頭翹髮,是純黑色的。
※※※
「FBI的,你為什麼都要帶著毛帽?」
「……我喜歡。不好嗎?」赤井磁性的嗓音微微飄高,
語調上揚帶著些許疑惑。
「不,沒甚麼。
只是想看看你毛帽底下到底有沒有長頭髮而已。」

其實我只是想摸你的頭。為什麼你都不摘下呢?

赤井……離開了。跟著蘇格蘭威士忌離開了。
我的摯友,以及——我的摯愛。

左輪手槍的轉輪被抓住時,以人的力量是不可能開槍的。

你當時是這麼對著蘇格蘭說著的。
那麼,如果換成是我,又會如何呢?
我不用手槍這種東西的,煙硝味太重了。
其實是從以前就很不喜歡槍械,可是就是無法討厭狙擊槍。

因為對我來說,那就是你的標誌,

好像看到狙擊槍,你就會跟著出現了。

我特別抱著你的狙擊槍喔。
人身的重量再加上狙擊槍重量,落地時間,很快的。
很快就能把狙擊槍還你了,
很快……就能見到你了。

當晚,一名組織成員身亡。
身份被揭穿了,原來他是公安的臥底。
跳樓自殺,懷中抱著一把狙擊槍。如果沒有抱著那把狙擊槍,說不定還能生還的。

那名成員,安室透,跳樓自殺。
聽說是當場死亡。

∼∼∼
各位午:D這裡是還在寒假假期耍廢的小羽。
大家新年快樂!!!有沒有赤安推的小夥伴一起出來玩囉!!!
求赤安推同黨哦哦哦!!!((高舉雙手揮舞

评论(9)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