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一)蒲公英

忘記不是病,但犯起來還真要人命。

4/29
我的誕生日。
黑幫之前的身體檢查報告出來了。醫生告知我得了罕見疾病,疾病目前還沒找到醫療方式,副作用是會漸漸忘記一些事情。

我到最後還會記得什麼呢?
世界的盡頭是什麼?真的是你所追求的嗎?

花語……你聽過的吧?
※※※
「太宰先生,您好。
我是中原先生的下屬,我叫立原道造。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希望您能回來黑幫一趟,
中原先生……出事了。」

忘記不是病,但犯起來還真要命。

當你會漸漸開始忘記周遭的事,從小事、再後來,你可能連親朋好友都會忘記。
希望你能做好心理準備。這病,治不好的。

忘了一切,會不會比較好?
忘了港口的任務,忘了過去的日子,忘了殺戮的生活。
包括,忘了你。

死白色的醫院牆面,充斥著醫療藥品所溢發的味道。迴盪著某人敲擊地面的皮鞋聲,冷默單調的腳步,就如醫法般。無法動搖且毫無轉圜餘地、不容拒絕的死寂。
病榻上,一個嬌小的身影正坐挺著身子振筆疾書,搖晃著肩。垂散著如夕陽色調般豔亮的橘色髮絲一顫一顫。

中也寫著日記。自從上星期聽了主治醫師的話住進醫院之後,他就決定開始寫日記。不是為了記錄每天的生活,而是希望藉由這種方式讓自己記得什麼。
就算他自己很清楚,清楚這樣的行為,只是苟延殘喘而已。
聽紅葉大姐說,自己昨天忘了一個熟識的下屬。
可是中也自身終究還是想不起來,到底忘了誰。

「——中也君。」

「……是紅葉大姐嗎?」
不敢確定。畢竟自己已經漸漸開始忘記一些人事物了。如果現在忘了的,變成對自己有恩的紅葉大姐……

「中也不必多慮,妾身的確是紅葉。」她優雅的放下紙傘,走到中也床邊。

「妾身帶了個人想給你認識認識。
太宰君,進來吧。」

「……太宰?!」
然而走進的,卻不是自己所驚訝的那個太宰。
不是一頭黑色亂髮,繃帶滿布,開口閉口自殺言論的太宰。
而是一位金髮,帶著斯文眼鏡的高挑男子。

不得不說,有些落寞。
明明就是那麼令人討厭的青花魚。

「中也君,我已經把狀況都跟他說了。請你誠實以報喲,妾身先行離開了。」
紅葉大姐掩上門,獨留中也跟金髮男子共處一室。
※※※
那是剛到橫濱的事了。

「你們看,他的眼睛是藍色的欸!!藍眼睛的外星人!」
「哈哈,怎麼連頭髮顏色都那麼奇怪啊,居然還染成橘色!!」
一群較為高大的學生包圍著一個身高較矮的嬌小男孩。

不必跟他們計較。
跟比自己弱小的人計較只是浪費我的時間。
看起來像是國中生。應該是猜我年紀比他們小所以來欺負我是吧?
藉由欺負比自己弱小的人得到自信,真是可悲。

「欸,幹嘛都不說話啊,矮子。」
……矮子?
橘髮男孩的臉頰小幅的抽動了一下。他垂下頭,想讓自己冷靜一點。
「他都不說話喔?該不會是啞巴吧?
沒品味的鄉下人就滾回鄉下啦!不要來都市丟人現眼。」
……沒品味?

「真的是啞巴蛞蝓欸!都不回話有夠無聊。」
蛞蝓?

「……你們信不信老子一個人就可以把你們全部解決?而且不用一分鐘。」
他掄起袖口,露出手臂上不合年齡,白皙結實的肌肉。抬起頭的臉蛋上扯出一抹殘暴的笑容。

果然最後不出中也所料,三兩下就解決了那群屁孩國中生。
嘖,我國中時也沒有那麼爛的體能吧。雖然現在大概也才高中。如果以年齡換算的話。
雖然這麼說,但其實我自己根本沒有上過學的經驗。
中也的臉蛋染上一層淡淡的憂鬱。
沒有做過什麼正經事的過去讓他有點鬱悶。眉梢微微皺起,攏起好看的眉眼。
打架,打架,還是打架的兒時記憶,讓他毅然決然來到了都市,想找份工作安頓下來。

反正自己在故鄉,沒有親人,沒有朋友。

自己也覺得不屑去與人用心打交道。人性思考什麼的最麻煩了,陰險的緊,最後到頭來受傷的都是自己。

突然,後方轉角傳來一聲細細地笑聲。輕微的笑,像是掩起嘴般。

「……是誰!」他轉過頭,警戒的說道。只是出現的人卻讓他驚訝。

那是一個裝扮有如古代日本女子般,一身櫻色和服,紅髮用簪子高高盤起。半掩面容的紅傘慢慢闔起,露出女子的容貌。

「……你好?中原中也。」她抿起唇淡淡一笑。

第一次挑戰長篇的文啊啊啊……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渣文筆真是抱歉了((土下坐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