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二)蒲公英

門被輕推開來。
醫院濃厚的藥水味侵蝕著病房內的空氣。床上那頭的人輕輕皺起眉,似乎極為厭惡這種味道。他撇過頭,望向門邊的始作俑者。

一襲黑色衣著的他站在門邊,下半身看似穿了件小洋裙,黑色髮絲垂下的鬢角卻是純白。

然而,中也在意的不是那些點。
這個男人很危險。因為他也有異能。

「……中原前輩?」
——為什麼你知道我的名字?
心如亂麻般,卻沒有得出任何的結論。

男子掩住嘴輕聲咳嗽著。貌似好像有聽過這種像是肺癆的咳法,可是就是想不起他,以及他的一切。
你是誰?

「芥川前輩?」

門把再度被轉開,樋口走了進來。他看向那個男人的眼神,好像自己認識似。
好像我自己,也認識那個人一樣。

是怎麼回事?
該不會已經開始了吧。
開始了忘記一切的惡夢輪迴。

思緒一如棉絮飄下,
卻重重的打在中也心坎。
※※※
夜已深。但床上那人卻不成眠。
今天下屬們的臉色頭有些怪異,有些擔心卻又欲言又止的。

夜色下的月光一樣灑下,然而不像以往那般光亮,
應該說,像是床邊有個人影似的……

一個身影輕巧的翻身跳入房內,一頭捲翹的黑髮,以及纏了滿身的繃帶。

「......太宰治?!」

為什麼他在這裡?
從窗戶進來?沒有搞錯吧這裡是9樓欸!!

「你覺得有什麼事情是我太宰治無法辦到的嗎?
我可是受到偵探社上下萬眾敬仰的男人。」
他露出自信的笑容,魅惑的桃花眼微微瞇起一笑。

「如果可以因為這種原因被矮子忘掉也很不錯阿——
這樣就不會有人打擾我去找美女殉情了。」

太宰剛下飛機,從外地的歸來。
雖然知道自己來也沒有甚麼用處,中也在醫院很安全,有大姐跟黑幫的下屬照顧著。
然而他還是來了。循著中也的腳步。

不可能因為這點小事,就被打擊的吧?
畢竟你可是中也阿。
你給我好好支持著阿,內八大小姐。

「……哼,是嗎?」一反常態的,自己沒有回嗆任何言語,只是淡然的回覆了這句。

畢竟,他說的也沒錯。自己遲早會忘了的。
如果是這樣,那忘記反而還比較乾脆。

「太宰,我總算懂了。」
懂了人追求死亡的原因。
人出世,就在追趕著那必定到來的結束。

「……你好好休息。我會再找時間來看你。」
果然還是不想從你口中聽到這麼不符合你的話語。
若當陽光開始黯淡,世界會怎樣?

你不準比我早成功一步踏向幸福的彼岸。
……不要死啊,蛞蝓。
※※※

在不知不覺間,我才發現自己真正的想法。
無意間,原來早已愛上你。
淡淡的、微弱的,總是被自己下意識無視掉的那份心情。

原來我早已無法自拔,你說你不會忘了我。

I will not forget you.In my lifetime.
Even forget, I will be over and over again to remember you to come.

蒲公英的花瓣輕輕飄落,飄到中也的手上。細軟的,如同心思般落在掌中。
愁緒剪不盡,理還亂。
蒲公英的花語,停留不了的愛。

早晨,就看到桌上擺著這麼一張字條,只簡短的寫了幾個字,可是卻刻上了中也腦海,刻上了心。

我不會忘了你。
凌亂但不失美感的字跡,有點隨便但卻很美。
就如同他的人。

不管你忘記我幾次,我都會讓你一次一次的再度把我記起。
就算,已經不是原本的印象,
已經不是原本的你。
※※※
「……你好?中原中也。」

「你是誰?」
是個女人。應該不是來找碴的。
至少看起來不像,瘦弱的身子一點肌肉都沒有。

只是他怎麼都沒有料到,女子會從身上抽出一把長刀,緩緩拉開的刀鞘透出底下閃爍的利刃精光。

「怎麼了?那麼驚訝嗎?中也。
你也知道這種能力不是嗎?」
女子微微掩住嘴輕笑。

異能力。
那個女子跟自己一樣,都有著異能力。小時候有一次不小心發揮技能,被當成怪物看待的過去。
他已經不想再度體驗了。
他下意識的迴避著女子。

「……真是的,看來我被討厭了呢。
沒關係的,反正首領也說了,時機還未成熟。

吶中也,你現在的願望,是什麼呢?」

蒲公英的(二)!!!還請多多指教!!!!><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