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首先,芥芥生日快樂(≧∇≦)!!
昨天大家都在幫芥川寫賀文,不合群的我去在生雙黑的刀 _(:3∠∟)_

芥川生日快樂喔 (ºωº )(這什麼臉啊你

蒲公英(三)

「……你問這個有什麼好處?」
湛藍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眼神像是能夠穿透他人的心思。
銳利的像把刀子。
朱唇輕啟,他依舊還是說出來深埋心中的答案。

「我希望他們怕我,畏懼我。」
而不是懼怕我的能力。

像是詛咒般,一直跟在自己身上。
丟不棄,甩不開,像夢魘般的異能力。
這簡直就是個惡夢。

女子聽聞中也的話語,淡淡的笑了。
「你要不要加入……?」

「蛤?加入什麼?聽不清楚。」

「加入……」

「什麼…!!怎麼回事……!!」

那人的聲音漸漸消逝在虛無之中,就連身影也豪無預警的,如煙硝般散去。
眼前的畫面模糊不清。
如煙如幻夢,如雪如雲煙。
一層一層的將回憶包裹,層層的看不清。
看不清面貌,看不清事實,
看不清過去。

分不出是淚,還是遺忘。
※※※
中也君加入黑幫已經是一年前的過去了。
當初推薦中也君加入的是妾身。給首領引薦的也是妾身。

可是,妾身這樣,真的沒做錯嗎?

熊熊的烈火燃燒著,灼熱的燃燒。
火光四處竄起,照的滿夜夜空如白晝般明亮。
這是兩人第一次被合稱做「雙黑」的那天。

卻不是那般光明的景象,像是地獄的火光刀山。業火燃燒著,燒的片地不留活口。嬌小的橘髮身影一瞥,在火光中縱橫。
對手已經死亡,就靠他們兩人殲滅整個組織。

然而,他卻沒有停止的跡象。

恣意的使用異能,在對方的領地大鬧特鬧,臉上掛著瘋狂神色的笑容。
眼角,嘴角汨汨的滲出鮮血,他只是不間斷的舉起手,投下一顆一顆的重力子。

這份模樣在外人眼裡就像惡魔,末世的惡魔撒旦。

「太宰君!!你還在做什麼!!快幫中也君解除異能啊!!不然這樣下去……!!」

兩人第一次遇見,日日夜夜相處,
成為雙黑,再到最後;
最後那麼深的羈絆。
妾身以為,不是那般輕易消逝的,
是吧?
※※※
有人進病房了。聽說話的腔調,
好像是之前那個金髮眼鏡的男人。

「……不是叫你不要再出現了嗎?
給我滾。馬上。」

「看來我被明顯的討厭了呢。
紅葉小姐,這個麻煩你幫我放進花瓶中,失禮了。」
他輕笑出聲。在中也耳裡聽來,
都只是矯情做作罷了。

男人的皮鞋聲與地面敲擊發出聲響,在門邊呀然停止。

「中也君,希望我跟你之前說過的話,
你自己能提早認清。」

「……嘖。」
紅葉追上前打開了剛被掩上的門。
卻不見什麼人影,只見一地的向日葵花瓣。

※※※
中也的手微微顫抖著,落在本子上的字體已不如以往的工整娟秀。
只是凌亂的,像是將思念、心思全數攪和,無法分開。
湛藍色的,以往看來波瀾萬丈的雙眸,
已然失去了原有的生氣。
只是一片死海般的無機質與空洞。

血塊連帶影響到其他器官功能了。
不只記憶。

海藍色的眼珠子直直盯著眼前,
但這個世界,
卻是黑的。毫無光亮,
毫無光景。

只是一片壓迫的黑暗席捲。

5/7
上次寫日記,好像又是一星期前的事了。
那個向日葵男又出現了。
不可能像他說的一樣吧。

我想見你,你這混帳去哪裡了。
怎麼都沒有再出現。

我想見你啊,太宰。
就算我的眼睛已經看不到了。

我還是想見你啊,
趁著我還記得你的時候。

凌亂的字跡,是那人聲聲的無助呼喚。

這裡是蒲公英的(三)!!
依然希望各位朋友能給個評 (≧∇≦)//♡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