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梨羽

《文豪野犬》蒲公英、向日葵

#ooc、私設有
#長文連集
#雙黑向,刀
#繁體字注意

蒲公英(四)

失去視力沒什麼大不了的。
頂多,看不到罷了。眼不見為凈。

張開了眼,卻像是沒睜開似。
被一片無際的暗影吞沒。

黑暗之中,好似有個人影存在,
又像是不存在般。
他朝著自己伸出手。

伸長了手臂,然而什麼都撈不到,
什麼都得不到。

無聲無息。
那個人影轉過身,撇頭離開。

「……!!」

張開口,卻沒有任何話語從口中吐出。
只是空洞的張開嘴,伸長了的手再度向前抓取,

只捉住一手掌心的空虛。
※※※
5/8

給了中也生命的,是港口黑幫;毀了的,依舊也是港口黑幫。

日復一日,看不到的依舊看不到。
想不起的,
依舊還是埋藏記憶深處。

今天有兩個人探訪。紅葉大姐卻剛好不在,只好由我自己應付。
男人說他是位醫師,
身旁好像還帶著個小女孩。

名字很熟悉,卻想不起他是誰。
小女孩在一旁只是靜靜的聽著。
他人城府很深,交談間也不清楚他真正的來意。
說話都得特別小心,
總覺得,好像認識、熟識的某位人物。

到底是誰?

他說,他叫森歐外。

5/9
對上雙眼時,紅葉愣住了。
那雙眼分明是不解,是遺忘。
就算那雙湛藍如潮水般的眼睛,已經失去功能,他仍然知道。

自己帶出的,怎麼可能不知道。
逝去的,已成追憶。

中也望著那名女性的方向。
雖然看不到,但他知道,她就在那裡。

女子很難過,因為自己。
丟了視力的好處,只有能夠準確的猜出週遭他人的想法。
如果這樣真的值得。

沒有預期之中女人難過的哀傷難過,低聲啜泣,她只是慢慢步向自己。

蒲公英,是回不了的過去。
※※※
「中也君,加入港口黑幫吧。」
「中也君。」
中也君!
中也君--
中原中也。

記憶中曾是誰這樣對自己。
一聲一聲。

是黑幫賦予他生命的意義。
是黑幫教導了他生存的方式。
是黑幫毀了他的生命。
是黑幫讓自己遇見了他,那個絕對不能忘了的他。

不能忘了,誰?

女子輕輕的抱著自己的身子。
和服的下擺擦過衣物。
輕柔的抱住,像對待自己的親身骨肉。
暖暖的,如細流流入心坎。

明明就不必對自己那麼好。
明明就不認識。
明明就,被遺忘。
卻推不開。

手下意識的撫上女子的髮絲。
如果童年的自己,能遇到這麼對待自己,
這麼善待自己,就像姐姐一樣的對待,

或許今天就不一樣了吧。

夜色中,黑色的人影出現再床邊,再一次的出現。
只是他已經遺忘。

琥珀色的眼眸很漂亮,卻沉澱著痛苦哀傷。
你這是何苦呢。
我沒資格, 我擅自遺忘了啊。

我失格了啊。

他只是眼神哀傷的望著自己。

鹹苦的,嘴邊像是嚐到淚水。

被遺忘捨棄的和服身影,
被記憶抹殺的嫣紅紙傘,
他黑髮,琥珀色的眼眸,
那曾是自己以為的全世界。

蒲公英的花語,
Can not return  to the past with love.

那曾是我所以為的全世界。


下一篇的蒲公英、向日葵晚點就可以放上來了(≧∇≦)!!
不過在這邊提醒各位,下一篇的形式將與以往的形式不同,希望各位能夠再最後給點意見或者評語 (◐∇◐*)

五篇當中最短的一篇 _(:3∠∟)_

评论

热度(6)